525、全文完

  纪长泽重新回了开阳城。

  此刻已经是, 元海星家的隐世家族因为被狗官威胁,所以对整个朝堂失望,愤然离去的一个月后了。

  开阳城的百姓们议论纷纷。

  无论是皇帝居然微服私访来到他们这个小小开阳城, 还是知府因为这件事被查出来无数罪行被罢官。

  亦或者是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隐世家族。

  这些都让百姓们觉得很是兴奋。

  哪怕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讨论的人也还是只多不少。

  甚至还有外地游客, 专门跑过来就是为了参观那位传说中的元海星家隐世家族派来的子弟住过的客栈。

  当然了,多多少少也会有以下对话。

  “元海星家是哪个世家, 根本没听说过啊。”

  “你家里祖宗三代都是普通老百姓, 能听说什么。”

  “那你听说过吗?”

  “没有。”

  “你自己都没听说过你还说我。”

  “我家里祖宗三代也是普通老百姓,我没听说过很正常。”

  大家讨论来讨论去,硬是没人能知道元海星家是个什么来路。

  没关系。

  其实什么来路并不重要。

  他们可以自己编啊。

  不过一个月的功夫,光是元海星家完完整整的背景故事就至少有十几套。

  而且还都贴合历史。

  甚至还有人把历史上一些解释不清楚的事安在了元海星家身上。

  小皇帝是半个月前走的。

  一方面是实在是不甘心, 足足滞留了半个月才惨痛面对了元海星家真的不愿意再出世的事实。

  另一方面, 也是在专心致志的找知府罪状。

  他是一个非常正义的皇帝。

  哪怕亲眼见到了知府儿子这样嚣张, 也很善良的没有为此把父子二人打入大牢。

  而是只把周文庭打入了大牢。

  至于知府。

  那当然是先搜集好了罪状之后在送到牢里了。

  小皇帝这次是结结实实被气到了。

  他还以为自己的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结果呢。

  这么一个开阳城就出了这样多的冤假错案。

  甚至在他到来开阳城的前一天,一个官员就被抓进了大牢。

  搞笑的是用的罪名是那种莫须有,就算是一个盲人来看都知道是假的的罪名。

  小皇帝仔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

  知府公子周文庭看上了这个黄大人家里的闺女。

  但是黄小姐知道周文庭欺男霸女, 不愿意嫁给他。

  刚开始双方谈的还算顺利。

  黄大人也很乐意跟知府做亲家。

  黄小姐的不乐意完全没有被放在心上, 只以为是女儿不懂事, 男人有点三妻四妾很正常。

  典型的古代男人思想。

  黄小姐感到很窒息。

  但要说黄大人一点都不爱自己闺女吗?那倒也不是。

  在小皇帝来的前几天, 他意外得知了周文庭居然有床上打人的习惯。

  光是花楼里面的姑娘就死了好几个。

  只不过周文庭钱多,压住了花楼的消息,再加上他是知府公子, 花楼妈妈不敢得罪罢了。

  黄大人听了这件事之后一下就怂了。

  三妻四妾没关系。

  打死人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虎狼坑了。

  于是,他也开始婉转的表示这门亲要不就算了吧。

  结果就惹恼了知府。

  正巧黄大人的一个靠山传闻倒下了,知府没了顾忌, 随便给他安了个罪名,将人抓入了大牢。

  还不等到干什么,小皇帝就来了。

  小皇帝是带着巨大的怒气来的。

  上来他就把周文庭打了个半死。

  之后直接宣布彻查知府。

  黄大人的罪状没查出来,倒是查出来他靠山倒了这个消息是假的。

  知府还没从儿子得罪了皇帝这个惨痛消息中回过神来,就被迫接受了自己得罪了另一个大人物的悲惨。

  当然他也不用操心了。

  因为小皇帝在找出他的罪证后,忍无可忍,直接将他和他那个闯了祸的宝贝儿子推出去一起处置了。

  压在开阳城许多人头顶上的一座大山被除。

  百姓们自然是高兴无比。

  前阵子还热闹过一阵。

  当时小皇帝直接想出了一个伸冤节目。

  不少被知府父子压榨过的人都跑去伸冤。

  小皇帝这次可是结结实实过了一会当青天大老爷的影。

  如果不是京城需要他。

  一直在催促他回去,他怕是还想再待待。

  因为这一出。

  纪长泽要参加的婚礼也可以继续了。

  新郎官之前因为家里的田地被周文庭看上,很是疲于奔命了一阵,这件事不解决,婚礼也没办法继续。

  毕竟要是田地没了,家里的根本也就没了。

  他是跑去京城打算告御状的。

  没钱,走着去。

  结果刚走到京城,就被告知陛下还没等到告御状,就已经先把知府家处置了。

  新郎官这又高高兴兴走回来。

  虽然白去了,但他们很高兴。

  官府不光把之前的田地还了回来,还补偿了银两。

  有了钱,也可以办婚礼了。

  街坊四邻们来送礼,纪长泽混入其中,送上了一份礼。

  新郎官在外面接待,见到他这个生面孔愣了一下。

  纪长泽微笑着解释:“我是来这边做生意的,瞧见这里有热闹,就来沾喜气。”

  沾喜气的行商经常可以看到。

  商人们经常需要出门在外,因此比起其他人来说更加迷信。

  遇到有人孩子洗三,或者是谁家结婚的,他们必定是要上门送上一份礼,过来蹭一下喜气的。

  新郎官也没多想,谢过之后,邀着纪长泽入了门。

  纪长泽挑选了一个战斗力最强的桌。

  上面坐着的全都是婆婆阿姨。

  虽然跟这些长辈坐在一起很可能抢不到饭吃。

  但是八卦却可以听一耳朵。

  纪长泽默默坐在那,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

  “就是邻居,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哦,感情好得很。”

  “之前就应该成婚的,女方那边想多留几年,这才拖到现在。”

  “这可好,婆家娘家也就隔着一堵墙。”

  “看新郎官笑呵呵的,新郎官,笑的这么好看,是不是现在就想进去看新娘子啊?”

  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起哄的笑声。

  纪长泽混入其中,笑得格外清亮。

  吃了一顿根本抢不到菜的饭。

  已经是黄昏了。

  新郎官在众人的哄堂大笑中进了屋。

  纪长泽看向父母位。

  两家的长辈正在满脸带笑的聊着天。

  显然新郎官的母亲很是满意这个儿媳妇,正在口若悬河的夸耀着自己是如何眼光好,在儿媳妇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说过想要定娃娃亲。

  过了一会,新娘子羞答答的出来敬酒了。

  敬酒之后,宾客才会散去,新郎官和新娘子也就能入洞房了。

  一对新人一桌一桌的敬酒,大家不要钱的说着吉利话。

  到了纪长泽这一桌的时候,混入在一群“争取三年抱俩”中。

  他说:“好好的,祝你们和和美美,无灾无难。”

  新娘愣了一下,接着幸福笑起来:“多谢。”

  等到敬完了剩下一桌,她扭头去看,却发现那个年轻人已经不见了。

  看来是走了啊。

  今天收到的祝福语中,他是最特别的。

  新娘子想,希望他也能无灾无难。

  ***

  纪长泽走出了婚礼现场。

  准确的说,他也没完全走出。

  而是坐在了人家的房梁上,摇晃着腿看着天边的月亮。

  对系统说:“系统,我们走吧。”

  系统沉默一会。

  【宿主,你别举报我违规。】

  纪长泽:“?”

  下一秒,他眼前的画面突然变了。

  一个婴儿哇哇大哭着降生,父母微笑着拿着拨浪鼓逗弄。

  一个刚成婚不久的新妇与夫君从医馆里走出来,两人都微笑着看向她的腹部。

  一个老爷子哼着歌坐在树下晒太阳,旁边一堆人奉承。

  只一下,这些画面就都没了。

  纪长泽眨眨眼,有点不适应的揉了揉。

  系统:【我推演出来的。】

  【你不是想看吗?我给你看。】

  说完,还不忘记补充:【这是违规行为,你不要告诉别人。】

  纪长泽愣了一下。

  然后笑了。

  笑的很开怀,又很大声。

  也好在底下热热闹闹的,没人注意到。

  他摸了一下系统猫的头。

  “好,我不告诉别人。”

  “我们走吧,这次不用扣积分,好好浪一浪。”

  一阵风吹来。

  刚刚还坐在房梁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回到纯白空间后,纪长泽先坐在沙发上,又具现化了一瓶可乐。

  喝了一口后,往沙发上一瘫。

  “系统,问我。”

  系统不明白:【问什么?】

  纪长泽:“之前我每次完成任务之后,你不是都要问我点什么吗?来,现在再问一次。”

  这次系统明白了。

  【叮!任务完成,请选择度假or继续任务。】 

  它隐约知道纪长泽要选什么了。

  果然。

  “度假度假度假!”

  纪长泽蹭的一下坐了起来,一把撸起系统猫,语气那叫一个霸气侧漏:

  “不度假的那是傻子。”

  “走,度它个一百年的假去。”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长泽圆满落幕啦。

  谢谢大家喜欢长泽。

  三百多万的字,写了一年多,能一路追文真的很不容易,相信小天使们和我一样,在这一年里经历了很多,改变了很多。

  这一年里,作者君现实里过的还挺魔幻,有的时候坚持不下去,看看大家的评论就很开心,觉得好歹还是有人喜欢我支持我的。

  曾经有基友因为现实中的事影响了写文,但我居然反过来,写文影响了我,让我可以度过很多事,希望小天使们也和我一样,不开心的时候看看快乐的文,就能快乐啦。

  也许是因为这一年是成长年,长泽对我的意义很不同,能够让他得偿所愿,我很开心,让我们开开心心的结束吧!!

  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可以留个言哦,本章留言的小天使截止明天晚上十二点前,都有一个小红包哒!

  本文还欠了一万多的加更呢,就散散完结的红包喜气叭!

  最后,照例求全订评分,希望我们下次还可以相遇,我争取让大家再次喜欢上我的文文,啾啾哦=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