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命不久矣的体质(快穿) > 106、番外

106、番外

  画家后续

  一年一次极其特殊的画展上。

  如同宫殿一般华丽的厅堂, 厚厚的玻璃罩护着一张张画纸。偌大的展厅里,人们有秩序的走着,在画前观看,安静肃穆的像是朝圣一般。

  没有一个人偷偷拿着手机和照相机拍照, 仿佛眼前的画纸是脆弱的泡沫, 一碰就会消散。每幅画前站着的人都很多, 而一张主调为白的画前驻足的人最为之多。

  众人仰头看着它, 神情深陷, 意识早已坠入另一个世界。画中的他似乎活了过来, 白色的他走在黑色的世界里。

  窒息一般的寂静, 揪心一般的沉默。他安静的注视着这个世界, 嘴巴微张,像是在渴望着什么,又像是彻底对什么失望了。

  希望与寂静在他的眼中摇摆, 一颗红色的血珠像是一把利剑一样刺痛着每一个人的眼睛。

  为什么没有人伸出手,为什么没有人帮帮他?

  这是唯一一个有名字的画——《魔》。

  很多人认为, 这幅画是肖木肖先生画的自己。画中人的长相几乎跟肖先生一模一样。

  或许所有伟大的人都有一段不好的过去, 尤其是画家, 大部分有名的画家生前都穷困潦倒,无亲无故,肖先生也不例外。

  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了失去双亲,自己落下终生残疾,注定了一辈子要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亲戚不愿收留他,又没有至交好友。在画画一途上, 遇到的唯一一个愿意和他相处的前辈,却偷走了他的画,甚至还想要杀了他永远占有他的画。

  好不容易水落石出了, 明明光明的前途就在眼前,他却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他的一生寂寞,不被理解,被人远离,付出的真心被人践踏,付出的信任被人背叛,所以他闭上了嘴,安静的看着这个世界,只有在画的世界里燃烧着自己的灵魂。

  关于肖先生失踪的事情有很多猜测,最多的一种猜测就是,他回到了画的世界里,那个他喜爱的世界。

  如果不是在用灵魂绘画,怎么能让每一个看到他的画的人或哭或笑呢?

  就连不懂画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画笔之下澎湃的思想,充沛的情感,仿佛灵魂被人触碰一样,勾起人内心最深处的情绪。

  越是这样,人们就越是好奇画家本人。

  能够画出这样画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甚至还有专门成立的肖木派研究学者,根据仅存的唯一一段珍贵录像资料,还有他留下来的真迹推测肖木的过往。

  越是推测,越是不敢置信。这样一个令人心疼的天才画家,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简直不可理喻!

  在他出众的才华下,同样优秀的外貌锦上添花。

  这样一个有才华长得又好看的画家,不喜欢他简直就是一种罪恶!他是国家当之无愧的国宝级人物!

  不,不仅仅是国宝,他是世界的瑰宝。

  他不是一个时代才会出一个的画家,而是纵观古今独一无二的惊才绝艳。

  无数的人都想要亲手为‘他’擦去眼角那颗红色的泪,穿过时空去抱一抱那个寂寞的他。

  ……

  羌久笛

  总是习惯性的将目光放到那个人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个人就成为他的世界中心。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世界一成不变,每一天,每一个人都在不断的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就像是一段设定好的程序,循环反复。

  只有他意识到了不对劲,并且试图脱离轨迹。

  于是,他就成为了程序里必须被消灭的病毒,一次又一次死在不同的人手下。

  然后再醒过来,看着周围的人再重复着相同的事情,再露出相同的微笑,再因为相同的事情争吵。

  死去,醒来,再死去,再醒来。

  直到那个人出现。

  羌久笛摸着自己的左眼,就像是在摸着那个人的心一样。

  他带着自己,跟他做了所有的和以往截然不同的事情,像是一场梦一样,一个陌生的新奇的美好的梦。

  他的世界终于有了不确定性,他的未来再也不是一段写好的程序。

  那个人说,他会陪着他一辈子的。

  然后那个人就死在了他的眼前——为他而死。

  羌久笛人生第一次渴望着世界重启,他要回到过去,他一定要保护好他。

  万幸,这一次吝啬的世界终于实现了他的愿望。他又回到了过去,再一次遇到了他。

  再然后,那个人又死了。

  羌久笛又一次回到了过去,那个人又一次死在了他的面前。

  不管他重复多少次,他永远也救不了那个人。

  或许,这就是世界对他的惩罚,也是对那个人的惩罚。他被世界所厌恶着,靠近他的那个人也会被世界所诅咒。

  羌久笛终于学会妥协了,他愿意放弃了。他安静的回到过去,按部就班的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他不再做额外的事情,不再试图反抗,平静的和那个人重复着第一次见面时所做的一切事情。然后,在那个人死去的时候,拿起刀刺入自己的心脏。

  什么都没关系了,他什么都不要了,他只要那个人就好了。

  可是,这一次,世界重启,他找不到那个人了。

  时间隔得太远了,羌久笛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找了那个人多久的时间,只记得自己好不容易找到那个人时,那个人漫不经心的脸。

  ‘你变得不好吃了。’

  他原来不是人,是魔。

  操纵着人心,让他登上最美好的山峰,然后再摔落无底的深渊。在魔眼中,他只不过是一个吃不完的自助餐。

  ‘……别离开我。’

  ‘可是你不好吃了。’

  是什么碎裂的声音。羌久笛回过神来,那个魔已经带着满身的鲜血逃走了。他手里拿着一个冰冷的不会跳动的东西,冷得让他直打颤。

  那一瞬间,羌久笛明白了很多东西。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能回到过去。原来,和魔有关。

  他的一切不幸,一切痛苦的源头竟然就是他唯一的幸运,唯一的光明。

  不过没关系了,他说过了,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只要那个魔。

  他明明说过,他会永远陪着他的。

  羌久笛追着魔的脚步,追寻了千万年,终于捉到了魔。

  他们立下一个赌约,他要魔的爱,魔要他的命。

  羌久笛迫不及待的答应了这个赌约,他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他想过很多办法,最终,他化作了魔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样子,用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方式和语气,待在魔的身边。

  如果魔第一次没有爱上他,他就重启世界,直到他爱上他为止。

  可是,直到实践的时候,羌久笛却觉得太难了。

  实在是太难了。

  魔真的为他扮演的角色心动了。他甚至开始嫉妒起了自己,为什么这个虚假的样子会被魔所喜爱,为什么魔不会爱上真正的自己。

  不对,他不是魔,不是真正的魔,他不过是个有着虚假记忆的人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羌久笛想要杀死面前的人,再杀死自己,毁灭一切。

  但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不,不应该说是察觉到,而应该说是对面的那个人根本没想要隐藏。

  魔恢复了记忆。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到了这种时候,他竟然有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

  羌久笛觉得自己应该在笑,笑面前的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人。

  这个可怕的魔,连自己的心都能骗,骗自己说他对他心动了。

  让羌久笛犹豫,让羌久笛溃不成军。

  明明已经强大到可以用武力把魔禁锢起来,让他永远属于自己。

  他听到魔说:

  “你能为我去死么?”

  魔曾经说过,会陪他一辈子。

  羌久笛在心里回答:好。

  这样也好,也好。

  ……

  噩

  虚空之境里面诞生了很多怪物,噩就是其中之一。从弱小到强大,不断的追求力量,不断的吞噬怪物。

  突然有一天,噩发现这样的日子很无聊。也许就是因为无聊,他看到一个弱小的新生怪物闯入他的领地时,第一时间没有选择将他杀掉。

  噩默许了这个怪物在他的领地里养伤,这个怪物在他的领地里呆了半年时间,伤全部养好了。

  哼,他庇护了这个小怪物半年时间,他竟然都不来感谢他的大恩大德。

  下次见到他,还是把他杀掉吧。

  然而,出乎噩的意料,这个弱小的新生怪物居然还真的敢来到他的面前,给他道谢。

  这个名叫魔的弱小怪物,倒是有点意思。

  噩单方面允许了魔成为他的跟随者。

  小怪物每次在外受了伤,就会往他这里躲,这说明小怪物还是很相信他的嘛。

  慢慢的,小怪物变得不再那么弱小,来他领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少了个天天给他带一堆麻烦的小怪物,噩感觉日子比以往更无聊了起来。

  这么长时间不见,小怪物不会在哪儿遇到了打不过的家伙,死在外头了吧。

  好不容易来了个不让他那么无聊的怪物,可别这么轻易的就没了。

  噩找到小怪物的时候,小怪物正在人类世界里过得风生水起。

  原来小怪物的力量源泉就是人类的情绪。

  愤怒,绝望,悲伤,恐惧都可以,但小怪物最喜欢吃的是爱。

  既然小怪物喜欢这些,噩找到了一个不太正常的世界,打乱了世界的法则,送给了小怪物。

  小怪物很喜欢他的礼物。

  但是,连噩都没有想到,小怪物竟然在这个小世界里翻车了,被一个蝼蚁挖走了身体里最重要的源核。

  他在领地里等了魔很久,魔都没有出现。这是魔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也是魔第一次受伤之后没有选择向他寻求庇护。

  噩心里明白,小怪物这次认真了,他是认真的想要亲手杀死让他受了这么重伤的人类。

  噩尊重魔的选择,没有刻意去寻找魔的踪迹,只是在得到他消息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来到他面前。

  看着他和当初伤他的那个人类立下赌约,在暗中看着。

  不能插手,不然萧沐会生气。

  只是,在看到小怪物一步一步的要落入人类的陷阱时,他还是没忍住悄声提醒道:

  ‘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你的记忆。’

  他明明知道小怪物狡猾得很,他既然敢应下赌约,就有百分百赢的把握。

  尘埃落定后,噩就站在小怪物的身后,看着他像扔垃圾一样把那个人类的尸体抛在一边。

  没有一点犹豫,也没有一点留念。

  有一种奇怪的情绪促使着噩问道:

  “你真的……”喜欢过人么?

  话到一半,噩突然不想再说下去了。

  小怪物在他面前依旧笑的无辜,和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

  那个人类的出现不是偶然,这个小怪物,迟早还会造出第二个羌久笛,第三个羌久笛,甚至有一天,会死在他们手里。

  啧,真是个麻烦鬼。

  “下次再遇到这种麻烦,记得往我那里跑。”

  “那当然啦。”

  他只是在庇护他的随从而已,亦或是他的朋友。

  不是爱,因为爱只不过是小怪物的食物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重生)暗恋我的人都性转了

  天然撩的修罗场,1vs1,主受,和谐看文。

  ——

  这一辈子,程肖然有许多悔恨的事情。他的一生,好像都在失去,同学、老师、朋友,甚至连妹妹、父母都没有留下。

  生命,是一个多么脆弱而又沉重的词。

  年幼的妹妹睁着眼睛躺在血泊中,曾怯懦的对他露出微笑的邻班少女从顶楼一跃而下。

  不该这样的。假如、假如……

  假如能重来一次,他一定会在一切发生之前,用力的握住他们的手。

  ……

  然后人生真的重来了!

  虽然好像发生了点小插曲,比如有些人的性别似乎和记忆中的不太相符……

  ^

  他像一束光,毫无征兆而又霸道的照射进黑暗的世界。哪怕抓不住光,哪怕会被灼伤,也不能放手。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