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娘娘腔 > 83 番外(完)

83 番外(完)

    邵群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客厅漂移着,最后眼睛定在了李程秀的手机上。他心里涌上一个奇怪的念头,起身就去拿起了李程秀的手机。

    他翻了下通话记录,昨晚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估计就是黎朔的,而季元祁给李程秀打得最近的一个电话,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前了。他又翻看了短信记录,也是没有什么新的信息。李程秀的手机在他眼里没有任何秘密,他经常趁着李程秀洗澡的时候随手翻翻,他不觉得有什么不行,但是多少是有些心虚的,至于李程秀知不知道他这么干,他自己也不清楚。收件箱看完了,他心念一动,又进了垃圾箱。

    这手机是市面上最新款的,李程秀除了会打电话发短信之外,大部分功能都不会用。他似乎至今都不知道,这个系统的手机,短信删除了之后不会彻底不见,只是移到了垃圾箱里。

    垃圾箱里最新的一条短信,就让邵群的心沉了下去。

    是署名“小季”的一条彩信。

    他内心是如此地挣扎,以至于盯着那条彩信看了半天,才犹豫着点开。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那条彩信不出他意料,是他跟昨晚那个人的照片,角度及其暧昧,看上去就像在亲吻,只有当事人知道其实没碰着。

    发信时间是昨天半夜,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李程秀是不是在他回来之前就已经看到了。

    但他肯定是看到了。

    虽然看到了,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昨晚照常地照顾他,今天照常的吃饭打扫,对这条彩信的事情只字不提。

    李程秀能装作不知道,他就不用绞尽脑汁地解释,按理说他该高兴的,可是他心里汹涌而上的却是愤怒和悲伤。

    为什么李程秀连问都不问,直接就把短信删了?说李程秀对他信任到了这种程度,他自己都不信。

    俩人虽然重新在一起了,李程秀在生活上对他的无微不至,也几乎跟以前一样,但是邵群还是感觉得到,李程秀只是习惯了这么对人好,就连Adrian住他家里,李程秀都会给Adrian洗袜子。

    以前他还能得意地认为李程秀是因为爱他,所以对他的事事事上心,后来才发现这不过是李程秀性格如此。对他来说是因为充满爱意才会去做的事,李程秀仅仅是出于生活习惯。

    这让邵群沮丧到了极点,尤其是现在的生活状态,虽然看似很美好,但他一直有种如履薄冰的危机感。

    他感觉得到李程秀对他的防备。

    尽管李程秀对他是这么的好,可是却全不是当初那样,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地爱慕,对他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付出。

    那个只知道爱他的李程秀真的回不来了。

    可这他妈怨谁呢。

    邵群握着这只薄薄的手机,指关节发出了咯吱地声音。

    “你在看什么?”李程秀清透地声音从厨房地方向传来。

    邵群猛地抬头,看到李程秀正看着他,眼神非常地复杂。

    邵群颤抖着把手机地正面冲着他,“你看到了?”

    他跟李程秀不同,他藏不住心事,跟感情有关的事,他更是不愿意藏,很多时候他明知道太直接太迫切会适得其反,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李程秀拿毛巾擦着手,低低地“嗯”了一声。

    邵群吸着气,“我,我跟他没什么……”

    李程秀又“嗯”了一声,低下头没看他,“没关系……我去超市买点儿菜,你看着正正吧。”

    邵群急道:“你不相信我吗?我昨天喝多了点,但我还记得,他自己靠过来的,我真没碰他。”

    李程秀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在颤抖,他默默转过身,脑子里充斥了一堆乱七八糟地画面,好多都是他根本没看到,却自行幻想出来的邵群和那个有着秀丽侧面的少年缠绵的场景。他甚至不想再和邵群说一句话。

    他很想大声地告诉邵群,别再骗他了,有什么意思,他不在乎,他无所谓,他再也不会为了邵群,生出这个世界没有他容身之处地绝望念头。他早就准备好了,无论邵群做出什么,他都准备好了。

    他抓起桌上的家门钥匙,转身就要出门。

    邵群喊道:“为什么不问我!”这句话才是他真正想说的。

    李程秀顿了一下,背对着他,双拳紧握,“问什么。”

    “为什么不问我这个照片的事?我可以解释!”

    李程秀轻声道:“有什么好问的。”

    邵群大步走过去,把他的身体扳过来,寒声道:“什么意思,什么叫有什么好问的。”

    李程秀清亮地眼睛蒙上了一层让邵群看着心惊的东西。

    两人对视了几秒,李程秀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他慢慢推开邵群的手,“我去买菜。”

    邵群哪里能这时候放他走,他死死拽着李程秀,怒道:“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有什么好问的,说清楚。”

    “没什么可说,我,我相信你,你怎么说,我信就是了。”

    这句话无疑是把邵群的怒火给层层往上推,李程秀这样的态度,就好像他昨晚跟谁做了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连问一问都直接省了。

    这个认知简直能把邵群烧着了,这比李程秀拿着照片质问他,还要让他无措和恐惧。

    有什么比全然不在乎更让人心寒的。

    邵群的嗓门也拔高了,“你这都是什么意思,你这样子像是相信我吗?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不让我解释!还是你根本一点也不在乎,我他妈在外边儿是死是活跟谁干了什么,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

    李程秀撇过头去,低声道:“别说了,够了。”

    “你给我说清楚李程秀,我邵群对你掏心挖肺的,恨不得把你供天上去,我把你当什么你明白吗?啊?你明白吗?我把你当我老婆,你把我当什么?你要是真把我当一回事,看到这玩意儿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你应该甩我俩嘴巴子让我以后晚上不准出去胡混!可你他妈这是什么意思,不闻不问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邵群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哽咽了。

    他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才能对李程秀更好,怎么才能让他放下缔结,回到俩人当初那么美好的时候。可是李程秀却把自己的心保留了起来,似乎做好了随时跟他一拍两散地准备。他不是傻子,有曾经的好时光作对比,李程秀是全心全意对他,还是藏着掖着不敢放感情,他怎么会感觉不出来。

    如果不是这个事情,让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他只能一直装作什么都感觉不到,毕竟现在的日子已经是他好不容易过出来的,他本来该知足的。只是人就是这么不能轻易填满的生物,有了一瓢水,就想要一缸,有了一缸,恨不得能拥有整个湖泊,他多希望李程秀每一根头发每一个细胞都是属于他的。

    李程秀激动地又开始结巴,“你,你凭什么,凭什么你质问我?我,我不管,你的事我管不了。”

    “什么叫你管不了?你根本不想管吧。你看着这照片还能装着没事儿人一样,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在乎我?是不是有一天我带着别人回来了,你也是这幅不闻不问的德行?”

    这句“带着别人回来”似乎是戳到了李程秀的痛处,他本来是不想和邵群吵的,此时却控制不住地把心里话叫了出来:“不是迟早的吗!”

    邵群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不敢置信地看着李程秀。

    李程秀被他的神态吓着了,微微缩了下肩膀,却没有后退。巨大的悲伤突然将他笼罩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过得日子,愈发地可笑。

    本来昨晚打定主意要和邵群解释他和黎朔以前的事,在看到那张照片之后,一点心思都没有了。他尽管装着不在乎,可是心却在滴血,他几乎是带着报复的心里,想让邵群就这么一直误会下去。

    原来他无论怎么管束着自己,都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爱邵群。无论是他小的时候,还是长大以后,都没什么长进,明知道不可能,却偏忍不住去尝试。只是越在乎,他就越害怕,越害怕,他就越想把自己包起来。他不敢想,有一天邵群真的“带着别人回来”,他该怎么办,他能不能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潇洒的走人。他的心恐怕这辈子都要悬在半空,战战兢兢地度日,唯恐有一天从高处跌落,痛不欲生。

    他的心里甚至是有些责怪小季了。何必要告诉他,何必要发这种照片给他,如果他不知道该多好。

    邵群颤声道:“迟早的?李程秀,什么叫迟早的?在你眼里……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迟早都会做出这样的事?你他妈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

    邵群真是难受得想哭。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在李程秀眼里屁都不是,不管他表现的多好,不管他心里对李程秀是傻逼到什么程度的忠诚,李程秀都没相信过,也没打算相信。

    无论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都可能是徒劳的,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击溃一个人的。

    李程秀看着邵群的表情,身体微微抖了一下。这样直白的伤心难过,实在无法不叫人动容。

    邵群吸着鼻子骂道:“李程秀你他妈王八蛋,你的心是不是铁打的。”

    李程秀抢过邵群手里的手机,把那屏幕几乎贴到了邵群鼻尖上,眼里升腾着火焰,“你凭什么骂我!这个,这个是你,你做出这个事,你为什么骂我。”

    “我都跟你说了是误会,这人是我弟弟找的,他就坐我旁边喝酒了,其他什么也没干。老子有了你之后比他妈古代妇女都三贞九烈,你怎么就是不信。你这也不知道属什么的脾气,动不动一声不响就不见了,你看我敢惹你吗。你怎么就能这么看我,我对你还不够好怎么的,你还想让我怎么样。”邵群越说越委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喘气。

    李程秀一时愣住了。邵群这么委屈又难受的样子,让他不仅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误会了。

    邵群低着头点了根烟,哑声道:“我警告你你现在不许出门,你要敢往外走我就,我就……反正你别想出去。”

    李程秀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在他旁边坐下了,“我不出去了。”

    邵群红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李程秀把手机放桌子上,叹了口气,“昨晚怎么回事,你说说。”

    邵群小声道:“你不是不管吗。”

    李程秀抿着嘴看着他,也小声说着,“我管。”

    “你在乎吗?”

    李程秀一时觉得哭笑不得,“……我只是害怕。”

    邵群把身子坐直了,看着他的眼睛,“你害怕什么。”

    “害怕……”李程秀的身体微微地抖了一下,“你现在,对我太好了,万一有一天,这些都没了……”李程秀这还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说出来之后他觉得轻松了不少。

    这种话他并非无法开口,他只是害怕听到邵群基于他这些担忧而做出的各种动听的承诺。他信或不信,都让他痛苦,索性不听到可能更好。

    但现在他觉得,也许还是听听得好,哪怕邵群不是出自真心的,对现在这样疑神疑鬼担惊受怕的自己,也多少算是慰藉。

    邵群转过身慢慢把他搂住了,“程秀,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比你还要害怕。我害怕现在的生活太幸福了,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怎么办。你把自己保留起来,好像随时准备退出,也许你没了我照样能好好活着,可我不行……我真不行。”

    李程秀轻轻把手贴在他的手背,感受着这个一直以来强硬的男人的身体传来的些微颤抖。

    两颗心隔着肚皮,谁也猜不透对方在想什么,所以不断地猜忌怀疑,这样子不能全然信任的生活,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他也希望能回到从前,至少那个时候,他从来不想邵群对他是真是假,他只要按照自己的感觉好好对邵群就够。

    两人经历了那么多,走到今天这步,还纠缠在一起,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邵群慢慢收紧手臂,叹息着:“我这辈子有你都把我折腾个半死了,哪还敢招惹别人。你永远不用担心我会放弃你,我比你还要担心,还要心里没底。我这一年多来,最害怕的事就是有一天醒过来发现我在做梦,你还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无论我多想你都找不到。你知道那滋味儿有多可怕吗,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

    李程秀默默地抱住邵群的背脊,他现在才相信,小说里表述的那种想和一个人凝固在某个时光的感触,是真实的。很多话他羞于开口,只有他心里知道,邵群是他这辈子所拥有的最昂贵的奢侈品,他小心翼翼地捧着,爱惜着,只要能一直拥有下去,他其实什么都愿意付出。

    不大不小地闹了一场后,两个人又恢复到了平静地生活中。其实两人都知道,这漫长的日子不过刚起了个头,也许以后还会碰到很多次这样或者那样的猜忌和冲突,毕竟邵群面临着太多地诱惑,而谁又能保证在平静时光地琢磨下,感情不会变质。两人只能步步为营,拼尽全力让他们走得更远。

    事隔几天后,邵群给季元祁打了个电话。

    小季正因为李程秀毫无反应而沮丧呢,这时候接到邵群的电话,本想嘲弄他一番,可邵群一开口就把他震住了。

    邵群平静地说:“姓季的,下面这些话我就说一次,你给我记清楚了。对你来说李程秀只是你得不到才愈发向往的玩具,但对我来说,李程秀是我的命。你要是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破坏我们的感情,我邵群发誓,我让你一辈子不消停。”

    挂上电话之后,邵群努力维持地冷酷面孔垮了下来,横眉瞪眼地对着无辜的电话一顿骂娘,把他学了二十多年的脏话全都招呼到了季元祁和他祖宗身上。

    李程秀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开口叫道:“邵群。”

    “哎。”

    “你进屋来一下。”

    邵群“哦”了一声,转身进了卧室。

    李程秀坐在床上,神情有一丝紧张,又有一丝难堪,“邵群,我想跟你说件事。”

    “哦?什么?”

    “关于我和黎大哥的。”

    邵群的脸立刻扭曲了,撇着嘴道:“什么?”

    李程秀勉强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你听我说……”

    --------番外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