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私会

  113

  魏惊鸿和小练习生选定的剧目, 正好是终场戏,情绪爆发最强的那一场,顾凝离听说泉先要离开, 神一样冷艳强大的男人,第一次露出徘徊茫然的表情。

  “从今以后, 与子同仇, 这不是我们说好了的吗?”

  “为什么你要弃我而去?”

  魏惊鸿的眼神冷厉而疯狂,“为什么你要弃我而去?”

  一字一句, 如同钟声敲响, 响在心间。外界的一切人和事, 都在这一刹那远去。

  程不遇注视着他,这一刹那手足无措,手指冰凉, 只是如同自己的心被架在了火上煎熬炙烤, 这一刹那, 他成为了泉先, 他走在了顾凝离的路上, 却忍不住去看萧客的另一条路。

  他的师父在发出严厉的诘问, 而他无言以答。

  他本该和魏惊鸿一样,以戏为生, 不惹世人, 可他偏偏招惹了顾如琢。

  萧客和顾如琢, 他们都一样,什么都不懂。

  周围的人都在围观。他们这期节目, 请来的CP们好巧不巧,几乎都没有出身戏路的,故而他们在这里搭戏, 其他人都好奇跑了过来围观。

  “现场看和在平台上看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现场冲击力好强。”

  “魏老师和小程老师绝了!”

  另一边,小练习生羡慕地看着他们。

  一PART结束,魏惊鸿这才停了下来,冷淡地对程不遇点了点头:“好了,今天不用多说,你先回去吧。”

  他仍然用戏里的口吻对他说着话,“你想回去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之后联系我。”

  程不遇怔怔地看着他,心里的愧疚和不舍如同阴云一样翻涌上来,将他缠住了。

  众人都没有察觉异常,程不遇一边离开场地,一边回头看魏惊鸿。

  魏惊鸿正在低头发消息。

  程不遇的手机震了震,他低头打开,果然是魏惊鸿发来了消息:“今晚凌晨两点,别墅观景台,如果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最后可以谈一下。”

  *

  夜幕降临,底下的CP们陆陆续续都没有再排练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程不遇走上顶层,只有卧室的一盏小灯亮着,周围一片漆黑,并没有人在床上。

  这边直播和之前的不一样,只录白天,毕竟夜间需要休息,所以夜间的摄像头都是关闭的。程不遇看了一眼音乐间的方向,知道顾如琢应该还在编曲。

  顾如琢这次的节目选了《卿》,并且打算把《卿》改成慢板,用钢琴弹出来,因为钢琴音色比不上原曲复杂丰富,所以改编起来有一定难度,顾如琢今天拿给程不遇的谱子,只是他改出来的第一版本,他自己显然还不满意。

  程不遇低下头,看着魏惊鸿的消息,咬牙准备回复,忽而音乐间的门打开了,顾如琢揉着眼睛从里边走了出来。

  程不遇下意识地收回手机。

  顾如琢抬起眼,漆黑的丹凤眼望过来,明显看见了他的动作,也看见了他眼里的躲闪。

  他微微皱了皱眉,没问他,而是伸了个懒腰:“戏排好了?身体还不舒服吗?”

  程不遇垂下眼,安静地撒了个小谎:“本来以为好了,但是下去之后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有点累,刚刚以为你那边时间还长,准备一个人先睡的。”

  “那真坏,不等我一起睡觉。”顾如琢说,“还想邀请你听第二版呢。”

  程不遇听了,抬起眼,认真地说:“那我们去听第二版吧。”

  “不了。”

  顾如琢低声说,他伸了个懒腰:“累了就睡吧,我也有点累了,你等我去洗个澡。”

  程不遇晚上已经洗漱过了,此刻不需要再洗漱,他爬上床,小心地找他确认:“……等你?”

  顾如琢立在浴室边,顺手把T恤衫照头掀开,扔在洗衣篮里:“晚上摄像头都是关的。”

  暖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肌肤,线条流畅,让人焦渴。他眼底的光芒很亮,漂亮得像是要烧起来是的,令人脸颊发热。

  平常的程不遇,这时候就躲进被子里装睡了,但今晚没有。

  程不遇凝视着他,眸光有一些轻小的眷恋和悲伤,还有一种属于泉先的宁静。

  那是他看萧客的眼神,他少年的情人与梦想,光辉灿烂的另一条路。

  程不遇抬起眼,望着墙角的几个摄像机,镜头乌黑,在暗处反射着微弱的光芒:“我看不出来关没关。”

  “开玩笑的,你不用等我,累了就睡。”顾如琢说,“上节目,我折腾你也……不好。”

  他移开视线,咳嗽了一下,像是还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仿佛前几天晚上把他欺负哭的人不是他。

  程不遇仍然坐在床上,抱着被子,望那些摄像头,他喃喃地说:“其实看不出来也好,这样好像更……刺激,我们会更舒服。”

  顾如琢凝固了:“……?”

  程不遇望过来,眼神清透,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虽然他常常冒出几句虎狼之词,但是今夜的程不遇,给顾如琢的感觉有了一些变化。

  顾如琢顿了顿,低声问:“……你没事吗?”

  程不遇这才回过神,他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赶紧躲入被子里,把自己埋了起来。

  这下反应正常了。

  顾如琢很满意地走过去,把他捞了起来,整个人抱起来压在了自己怀里,慢悠悠地往浴室走去。

  程不遇抱着他的脖子,瞅他。

  “我改变主意了,过来跟我一起洗。”

  顾如琢力气大得惊人,他单手把他抱着扣在怀里,另一手还能空出去关上房门。

  浴室里水汽升腾,很快模糊了磨砂的玻璃门,只剩下两道交缠的人影。

  今天程不遇状态非常好,而且对他特别纵容——程不遇平常对着他,又懒脾气又差,经常使小性子,尤其是在这件事上,耐心很不好,顾如琢每次都要哄着他来,还要时刻提防程不遇的反击——他背上、锁骨上,到处都有程不遇的杰作,他不留指甲,但是就是能把他挠出好多道血痕。

  唯独今天,乖得不行。

  他们也没看时间,在浴室折腾了一段时间,折腾到水凉了一遍,之后又滚回床上。程不遇回来时,其实并不算晚,等到两个人终于都累了,顾如琢抱着他沉沉睡去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凌晨三点,已经过了魏惊鸿和他约定的时间。

  程不遇不知道为什么,轻轻松了一口气。

  顾如琢在背后抱着他,又热又沉,程不遇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嘀咕说:“热,你睡那边去。”

  顾如琢很乖,他虽然已经快睡沉了,但居然真的很不情愿地松开了手,自己裹着被子去床的另一边睡了。

  呼吸声清浅绵长,程不遇睡不着,他转过身偷偷看了顾如琢一眼,顾如琢背对着他,为了给他让位置,睡得整个人缩在角落,睡得已经很沉了。

  程不遇看了他一会儿后,转过身,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推开门,握着手机,轻轻地往外走去。

  所有人都休息了,摄影团队也都撤离了,导演组在别墅后边的另一个小一点的房子里住着,距离这边大概七八米。

  观景台就在二楼。

  程不遇不清楚魏惊鸿住在哪间,他没有关注这件事。

  黑暗中,他慢慢地往观景台走去,一楼的休息池正映着月光,波光粼粼,比走廊里要亮上许多。

  这别墅搭得很漂亮,层高很高,错落有致,从这边往下看,除了休息水池外,还有雕刻成岩画的石阶,乍一看如同极深的沟壑,甚至让人有些眩晕。

  观景台空无一人。

  程不遇轻轻呼出一口气,刚刚转身,却忽而听见黑暗中冷不丁的一声:“小人鱼。”

  魏惊鸿立在暗处的阴影中,声音森冷。

  程不遇呼吸静止了一瞬,随后,他闭了闭眼,再轻轻呼出一口气。

  “师……父。”

  “你以前很听我的话,我叫你什么时候起来练功,你只会早起,不会迟来,累的时候会直接睡在树下。”

  魏惊鸿说。

  他仍在说戏里的台词。

  “不,不是,我不是来说这个的。”程不遇攥紧手指,想要极力对抗自己脑海中翻涌的情绪,“我不是,我不是泉先,我是程不遇。”

  “程不遇是谁?你生在戏中,你不是那些平凡庸俗的人,你是故事里的主角,你还不明白吗?戏外,你没有喜怒悲欢,只有在戏里你才是活着的。外边的世界如此无趣,你还要回去吗?”

  魏惊鸿从暗处走出来,慢慢靠近他,程不遇往后退了几步,垂眼听着他的话。

  “你看,你自己是喜欢的,对么?”魏惊鸿靠得很近,低语如同鬼魅的声音,“那些人有什么好?你告诉我,这样的人世有什么好,泉先?”

  “你抗拒不了,因为你就是泉先,泉先就是你,泉先才是你。不演戏,一辈子无悲无喜地活,你还想回去过那样的日子吗?你不是出不了戏,你是上瘾,对不对?”

  程不遇没有说话。

  “我不是逼你,你是回不去的,你和顾如琢,根本不同路。”魏惊鸿在他身前停住,伸出手,轻轻地……试探性地将他拥在了怀里,“回来好么?回来我身边,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过一辈子,演一辈子,有什么不好的?”

  “你不回来,师父就永远被你留在那里,师父不会有第二种结局……那种痛,你还想体验一遍吗?”

  程不遇仍然没有说话,他的指尖有点发抖。

  他的理智在瓦解,戏里的情感刺激,和他本身的情感障碍,如同暴雨撞在朦胧的玻璃上,将那层玻璃撞得更加朦胧、冰冷起来。

  “今天就回去,告诉他你还是我的,跟他分开,这样不至于造成太大的错误,你们本就不是一路人。”魏惊鸿温柔地哄道,“好吗?小人鱼?”

  他伸出手,摁下手机的拍照按钮,将他们两个人依偎的样子拍进了手机里。

  “咔嚓”一声,这一声却仿佛石子落入水中,唤回了程不遇的神志。

  他清醒了过来——程不遇忽而往后退了一步,随后伸手抢夺他的手机,他微微喘着气,低声说:“不行,魏老师,不能这样,我不要这样。”

  魏惊鸿没有料到他居然能在这时候出戏,反应不及,程不遇已经夺走了他的手机,紧紧地抓在了手中。

  程不遇低头想要删掉这张照片,魏惊鸿身上的气息也沉了下来,他脸色阴沉,狠狠地拽住程不遇,程不遇没能删除成功,只能又往后退了几步,跟他缠斗了起来。

  魏惊鸿比他高,两人力量悬殊,程不遇像只猫崽子,被轻轻松松地拖了过去,但他死也不肯放开手里的手机,手腕被制住,只能用尽全力用腿去踹他。

  慌乱之中,程不遇挣扎着往后退,观景台的楼梯门没有关紧,他一脚踏空,背对着阶梯,直接摔了下去!

  “程不遇!”

  魏惊鸿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一刹那他试图去拉他,但是没有拉住,程不遇慌忙之间来不及转身,脚扭了,只能直愣愣地滚了下去,尽最大努力,他也只能护住自己的眼睛和那个手机。

  长达十八阶的玻璃楼梯,程不遇滚下去后,直接重重地磕在了地上,他被撞的脑子“嗡”的一声,意识跟着也模糊了起来。

  两个人在观景台上的打斗,已经惊动了一些人,住在二层的人纷纷开灯起床,出来看怎么回事。

  一堆CP中的妻子揉着眼睛出来,只看见魏惊鸿站在观景台上,再往下看了一眼,她吓得尖叫起来:“快来快来,小程老师他摔了,谁去叫一下顾如琢老师,快叫导演组和医疗组!!”

  程不遇还有意识,只是浑身发软,动不了,他望着魏惊鸿跟其他人一起慌张地下来了,用尽全力地说:“……手机,不要给我师哥看到。”

  魏惊鸿在旁边,没有说话。

  “什么手机?你的手机是吗?好好好,我们帮你收起来。”那对热心夫妻很快地下来了,他们误会了,以为他手里拿的就是自己的手机,“别害怕,我们叫顾如琢老师下来了,别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